www.kaiyun.com_kaiyun.com_全站主页

💚★★【备用网址kaiyunbet.cc】www.kaiyun.com_kaiyun.com_全站主页【而且这种事情,往往当事人在当下只会浑然不知,只能凭本心而为】

世界著名“棋局悬案”如果你来推理的话你会认为谁是凶手呢?

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桩发生于英国的真实案件,完美棋局杀人案,这起案件的奇特之处在于,从头到尾都有些合理性,但细想之后又都不合理,同样的事实却能得出两种完全相反的结果,整个案件充满了蹊跷,令人深疑,但却又无法破解。因此此案被人们称之为“史上最完美的谋杀”和“天才谋杀”。

故事发生于1931年的利物浦,利物浦是英格兰西北部著名的港口城市。如果你喜欢踢足球,那么对利物浦就更加熟悉了,因为这里有着著名的英超联队。那个年代的英国非常流行下国际象棋,很多地方都建了象棋俱乐部供人下棋,其中利物浦中央象棋俱乐部,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一家。

今天我们要说的主人公威廉“赫伯特”华莱士就非常喜欢在这里找人下棋,他是一位国际象棋爱好者,在象棋界也算是知名人物,曾获得过1927年和1928年两届欧洲象棋锦标赛冠军。华莱士于1978年8月29日在坎伯兰出身,他的家族原本属于贵族,后来没落了,在1907年至1991年前,华莱士为英格兰哈罗盖特自由党工作,并在这里遇到了比他大17岁的朱丽娅,最终他们在1914年3月份结婚。

第1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自由党的地位不保,华莱士也就失业了,后来他在利物浦的一家保险公司,公司找了一份保险代理人的工作。正常情况下华莱士可以平静的过完他的一生,直到15年后发生了一件事,让他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

1931年1月19日的晚上,利物浦中央象棋俱乐部,按原先的计划要进行比赛,这并不是属于国际性的赛事,经常会有人缺席,来不来主要还是要看参赛者的心情。这天晚上华莱士也有比赛,此时他还没有来,晚上7:分45的时候,华莱士出现在了比赛现场,就在他与对手麦卡特尼刚坐下两分钟的时候,俱乐部队长贝蒂给他捎来了一个口信说:“在25分钟之前,有一个自称为帕特罗的人打来了电线号见面,讨论一下购买保险的事宜。华莱士当时就表示了,没有听说过这个人,不过作为一个保险代理人,有客户找上门,没有道理,要拒绝,就决定第2天去一趟。

第2天他叮嘱妻子要多注意安全,不要让陌生人进入家中,然后便出门了。他乘坐电车到达曼洛坞大街刚好是晚上7:30,华莱士到了地方之后,发现这里只有曼洛坞花园北路、南路、西路、就是没有曼洛坞花园东路。于是他找了几个路人和警察询问,都说没有这个地方,看来是有人和自己开了个玩笑就决定回家去了。

晚上8:45的时候华莱士到家了,他像往常一样掏开钥匙准备开门,可奇怪的是门怎么也打开。这时邻居约翰斯顿夫妇也回来了,他便告诉了邻居自己家的门怎么也打不开了,邻居建议他到后面去试一试,于是在邻居的陪同下他们一起去尝试打开房子的后门,结果后门是能打开的,华莱士跟邻居一起进屋了,进屋后华莱士发现妻子朱利亚倒在客厅的地板上,头部遭到棍棒重创,血液飞溅,甚至见到了墙上早就已经气绝身亡,华莱士当即就报了警。

警察到达现场后发现房子没有强行入侵的痕迹,警方推测肯定是有熟人作案,可能是朱丽娅主动邀请凶手进入房子的,现场也没有找到任何凶器,朱利亚的身上发现了一件雨衣,马桶和水槽都没有痕迹,只是马桶旁边还有一点血迹。另外家中存放的一笔钱也不见了,除此之外便没有了更多的线索。当年还没有DNA技术无法通过血液来确认凶手,最有效的调查手段就是沿街走访,而附近的居民没有一个人目击到凶案的发生。警方也曾怀疑过凶手是华莱士,但他在案发时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,就排除了他的嫌疑,可谁也想不到的是案件马上就迎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折。

两个星期后警方逮捕了华莱士,主要依据就是那通在象棋俱乐部的电话留言,那么为什么一通电话就能够确定凶手呢?既然1月19日晚的那通电话是决定性的线索,我们就来分析一下这通电话到底说了什么?

电线打来的内容是:请问华莱士先生来了吗?抱歉 恐怕还没有,那他待会儿会来吗?说不准,不过他要是来的话估计快了,我建议你稍后再打来。但这位帕特罗先生并没有强大这个建议,而是让贝蒂给华莱士捎了一个口信,口信内容是:第2天晚上7:30让华莱士在曼洛坞花园东路25号会面,商谈一些保险业务,还特意交代了自己要陪女儿过生日,所以不要回电话。

警方认为这通电话很可能就是华莱士自己打的,目的就是要巧妙的运用调虎离山来给自己第2天的谋杀提供不在场的证明,这是一起有预谋的高智商杀人。警察认为华莱士是凶手,主要有以下几点推测:1.当贝蒂建议那个叫帕特罗的人,待会再打来的时候,他却不顾贝蒂的建议执意要留口信,那么极有可能帕特罗和华莱士根本就是一个人,所以不可能进行对线日的晚上帕特罗打电话用的电话亭紧挨着车站,而这个车站距离华莱士家只有360米,华莱士是完全有可能在打完电话后,再坐车到象棋俱乐部。我们来回想一下,当时那个电线分钟的时间是完全够华莱士坐车到俱乐部,警方还特地做了测试,时间是完全来得及的。

三.负责此案的调查赫伯特格尔德指出,利物浦国际象棋俱乐部的会员制度非常严格,外人一般是不会知道俱乐部的电话号码的,华莱士作为会员自然是知道号码。

四.1月19日,华莱士自己清楚,他到底会不会去象棋俱乐部,尽管当时有比赛,但这种比赛缺席率是非常高的,华莱士之前就有过两场缺席的记录,所以除了他自己没人能肯定他会去俱乐部,而那个打来电话的帕特罗,从留口信的语气来看,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华莱士会去。

五.华莱士作为一个资深的保险代理人,在利物浦待了十几年,对当地的街道非常熟悉。但对于电话中所说的不存在的地址,曼洛坞花园东路,却没有产生任何的怀疑,这实在是令人费解。

六.1月19日,在不确定华莱士是否去俱乐部的情况下,这一通的神秘的电话却成功传达了消息,成功的把华莱士支走了,而又正好在他离开的45分钟内妻子被杀,这一切都显得太巧合了。

七.华莱士的不在场证明就像是经过精心设计一般,他在找曼陀罗花园东路时,询问了很多人,并在交谈中刻意关注时间,这导致与他交谈的这些人都对他印象深刻,基于以上的种种线索和推测,在当时又没有其他嫌疑人的情况下,警方就认定了华莱士就是凶手。

1931年4月22日审判正式开始,华莱士在法庭上始终坚持自己不是杀人凶手,他的律师罗兰德奥利弗也给出了以下几点反驳。

反驳1.一张国际象棋比赛的对战表,这张表在1930年11月6日就被贴在了俱乐部门口的公告栏上,上面详细列举了参赛会员的配对情况和每人比赛的具体日期,也就是说,只要看过这张表的人都知道华莱士的比赛日期,因此检方列举的证据只有华莱士自己知道,他是否过去那个俱乐部的论断不成立。

检方在仔细看了这张对战表后表示华莱士在10月24日和12月5日这两天都缺席了比赛,他的序号是6,11月10号的比赛中,他的序号6后面标记了代表胜利的W。而在11月24日和12月5日的序号6后面,却没有标记,也就是说华莱士在10月24日和12月5日这两天都缺席了比赛,即使知道他的参赛日期,也没人能确定他19号的比赛会不会缺席,所以这个论证没有说服力,

反驳2,从犯罪现场的勘察情况来看,杀害朱丽娅的凶手身上一定会沾到血液,但华莱士在案发当晚所穿的衣服上,并没有任何的血迹,所以凶手不可能是华莱士。

警方却指出当时在朱丽娅身上发现了一件雨衣,华莱士完全是可以裸体穿上雨衣作案,就可以避免衣服沾上血迹了。

反驳三,华莱士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,事前表明朱丽娅的死亡时间是当晚的7点,而在7:06的时候,华莱士正坐着电车赶往曼洛坞花园,这一点检票员是可以作证的,华莱士从家到车站正常路程需要15分钟,几个附近的邻居证明在6:30~6:45之间看到过朱丽娅并进行过对话,那么我们来整理一下时间线:45,华莱士回到家中发现妻子死了,如果华莱士是凶手,他最多只有15分钟的时间,来杀害自己的妻子,并把自己清理干净,然后在6分钟之内赶上电车,这对于当时已经52岁的华莱士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检方却认为15分钟的时间,华莱士完全可以出其不意的伤害妻子,然后穿上衣服跑到车站。其实在这里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,警方列举的都是推测,只能说明后来是有行凶的可能,却没有华莱士就是凶手的确凿证据,每一种假设都可以被推翻,每一项证据似乎就可以得出两种结果,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现象。

这起案件的庭审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,双方不断出击和反攻,犹如国际象棋中两军对立时见招拆招一样,这也是为什么这起案件被称为棋局谋杀的原因。

激烈的庭审也引来了英国大量的民众和媒体的关注,很多人都认为华莱士犯下如此的罪责不可饶恕,杀妻凶手的恶名也被扣在了华莱士的头上。为了不影响判决,法庭特意从利物浦以外的地方请来了陪审团,在经历了整整4天的辩论后终于有了结果。

1931年4月25日,怀特法官在总结陈词时倾向于无罪判决,但陪审团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审议后,最终还是认定华莱士谋杀罪名成立,将其处以绞刑。当法官问华莱士还有什么话可说的时候,华莱士说:“我是无辜的,但我没什么可说的”。看到这里你以为案子结束了吗?并没有。

就在短短的一个月后,案情又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。1931年5月18日伦敦刑事上诉法庭受理了华莱士的上诉,经过庭审法院驳回了原判的判决,理由是证据不足,这个理由在当年可是非常少见的,通常上诉成功的原因是因为有新的证据出现,但这起案件并没有新的证据出现,同样的证据,证人和证词却判处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结果,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。

1931年5月19日,华莱士被宣判无罪释放。华莱士终于获得了自由,本该享受生活的他没想到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,尽管法庭已经宣判了华莱士无罪,但媒体的宣传让他成为了一个千古罪人,很多邻居和朋友依然认为他就是凶手,都躲着他,他最喜欢的国际象棋,也没人陪他下了。生活似乎也没有了希望,他本身就患有尿毒症,一年后华莱士便去世了。

随着华莱士的去世,这起案件的所有秘密也就随之而去了。虽然还有不少人对这个案件进行推演、假设,可真相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,留下的只有这个最完美的犯罪以上就是世界著名悬案。